苏愉

调整一下。

他,世界一级爆炸可爱!!

想跟学长谈恋爱😭😭!!(x不你在说什么危险发言)

٩(•̤̀ᵕ•̤́๑)这部漫超好看,甜度值max,学长快和徐泽在一起吧!还没牵手成功狗粮就发的这么稳,仿佛要被糖淹没

雷安老师列表

我觉得非常ok

诗晏公子:

·是希望lof能有列表有备注的延伸产物,方便自己吃粮并且将各位老师安利给大家。超喜欢各位老师的!(尖叫)【可能有些老师我还没有发现!如果没看到请你们安利给我!!会引起大家争议的老师我就不放上来啦!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本条lof允许转载!并且时不时会更新!】
·戳有下划线的就是链接啦!(我开始混更了——望天。)
·
老师们的组合公共号(有文有图有马术比赛)
接雷安投稿的委员会
雷安每日优秀tag整理


【画手】酿总   照衣老师   桑竹老师   化间老师   原则老师   莉爹   莉爹的小号   虎爹   叙老师    泽老师    深知老师   电总   吃爹   奔爹   面哥   邱老师   猫哥   芥末老师   炉哥   竹老师   吴爹   栗老师   昼老师   嚼爹   苒哥   言帅老师   维鲁老师   夜老师   桑子老师   星望老师   奏起老师   y子老师   芽生老师   海龟老师   星音老师   报纸老师   众老师    野老师   咸鱼遥老师   允露老师   菜爹   名前老师   羽鸦老师   涂老师   昕老师   几木老师  硫磺火老师   自然老师   朱律砂老师   画多老师   灰总   私老师   髁老师   伞老师   慢老师   小小老师   氨老师   麦麦老师   狗哥   冰川老师(主雷安,杂食注意)   更西老师   品老师(除雷安还产各种拆雷安的注意)   豸連老师   星缀老师    泥马老师   鹤老师   雷安现世旅行365天(不知道——该叫什么老师!我的锅我的锅)   盐老师   笑老师   钥老师(含各种拆雷安的注意)   流珠老师   凌哥   黑圈老师   越老师   醋老师   更陈老师   香老师    终夜老师   纱老师   芋头老师   游暮老师(杂食注意)   腌老师   茶老师   宵狐老师


【文手】肉卷老师   粥老师(含拆雷安的注意)    十一老师   Jane老师   凉老师   荷颜老师   卷老师   卷老师小号   红瘦老师   萧辰老师   白鹭洲老师  十字老师  斯斯老师    Eunoia老师   空号老师(?)   琰轩老师   Ame老师   朝黛老师   黑砂老师   水星老师   基老师   皂老师   yoyou老师   遥老师   阿欣老师  子瞻老师   北泽老师    言南老师   兰芽老师   八树老师   亡笙老师   一老师   背彻老师     M老师   树话老师   芷锦老师   泡老师   疾风老师   A老师   moleko老师   乔木老师    GREYLIN老师   mars老师   饼老师   伞响老师   鸦老师   东东包老师   京霍老师   颜荀老师   林子大老师   秃杉老师    耀老师   晓岚老师   山鬼老师  西沉老师   白雎老师   篮子老师   一个疯狂产肉的研究所(有很多安哥性转注意)   子眷老师

夏天「oscr」

—很ooc,真的,很ooc
—是在一个很热的下午写在作业本上的,热到头脑发昏后的产物,轻微背后注意
—原本是写给姬友的,想了想后决定发来loft除除草
—无脑糖,不知道甜不甜
—幼稚园文笔,凑合看吧(哭泣

  盛夏的阳光总是毒辣的让人难以忍受,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炉炙烤着世界,连空气都扭曲起来。炎热困乏的午后,只有知了还在嘶鸣着。
  松野轻松坐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身上只穿着件薄薄的白T恤和深色短裤,发梢被汗打湿了些许;他没有穿鞋,脚趾在空气中微微蜷缩。旁边的小风扇呼呼的运转着,吹散了几分灼热,带来几丝清凉。
  轻松有些不爽的扯了扯领口,T恤因为汗水黏在了皮肤上,紧贴着的感觉极不舒服,他烦躁的啧了一声,心情忍不住因为恶劣的天气而暴躁起来。咽了口唾沫压下心里的火气,轻松舔了舔嘴唇,感觉有些渴了。
  “我果然最讨厌夏天了。”轻松小声嘟囔了句。
  门哗啦一声被拉开,松野小松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脸上是一贯的略不正经的笑容,“哟,轻松,你在说什么呢?”
  “啊,小松哥哥。”看见这个很不令人省心的长男,轻松心里的烦躁又多了些许,但因为身份的顾忌还是忍住了脾气,没有恶语相向。“我没在说什么。”
  小松挑了挑眉,没再追问,碰的一声拉上门,大大咧咧地走到轻松旁边坐下,假装没有看见身边人的僵硬和挣扎,用力环住他的肩,将大部分体重都压了过去,“轻松怎么一个人躲在外面,不跟兄弟们在一起,嗯?”
  “六个人呆在一个地方,想想都很热很吵吧?”轻松挣了挣肩,眉头紧皱,“还要,麻烦松开你的手,很热,小松哥哥。”
  小松不听,反而拥的更紧了,嘻嘻笑道:“不~嘛~,小轻身上很凉,软软的很好抱哎。而且还有一股香味呢。”说着,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小松故意埋头在轻松颈间嗅来嗅去。
  “不要叫我小轻,听起来好恶心。”轻松一脸要吐的表情,双手用力推着小松的头,“还有,我身上全是汗,哪有什么香味啊!快给我起来啦混蛋!”
  “什么啊,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喂。这是你对待兄长的态度吗?”小松挑眉,咬牙笑着掐了一把轻松的腰。
  “你那是长男的样子吗?!”轻松几欲破功,敏感区被小松掐的他差点没跳起来,腿都软了一半。“赶快给我松手啊混蛋长男!”
  轻松脸黑,暴君本质立显,单手用力一提,就把如同八爪鱼一般黏在身上的小松撕了下来扔到一边。
  小松又一挑眉,也有些火,本着绝不轻易放弃(搞事)的性子又扑了上去,死死压在轻松身上。轻松毫不示弱,腿一蹬踹了过去。什么长幼有序,什么兄弟情义,都找见鬼去吧!
  在两人打成一团不分你我的纠缠在一起时,门又被哗啦一声拉开了,探出一个粉色的身影。
  松野椴松惊讶的看着门口扭成一团的两人,下意识地迅速掏出带有萌系贴纸的手机对准二人咔嚓一声按下快门键。
  轻松听到声响艰难地扭过头,就看见亮光一闪,顿时僵住了身体。
  小松趁机用力一扑把轻松按倒在地上,嘿嘿斜笑着抓住他的双手按在头顶,“怎么样,还敢反抗兄长吗?”
  轻松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屈起腿顶了下身上人的腹部:“快给我起开,混蛋长男……椴松,你在干什么啊?!”
  椴松忙收起手机,露出招牌性的纯良笑容,一脸无辜:“我没干什么哦,轻松哥哥~”
  轻松黑着脸瞪他,满脸不信。
  听到椴松的声音,小松才不情不愿的送开了轻松的手,在轻松郁闷的“又出了一身汗,混蛋……”抱怨声中笑得轻佻而肆意。
  椴松忍不住笑出声,眨眨眼睛道:“很少看见轻松哥这样子呢,真让人惊讶。”
  轻松理理衣衫,皱眉反问:“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在我印象里,轻松哥自国中以后就变得严肃又(假)正经,像个小老头子一样。现在居然和小松哥像小孩子一样打架呢。”
  “……”轻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暗暗为刚才的事懊恼不已,“……天气太热了。”
  小松坐在一旁没有加入对话,而是对椴松手里的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呐,椴松,你手机是什么?”
  “哎呀,差点忘了呢,这是妈妈给我们买的冰棍,小松哥和轻松哥要吃吗?”
  “当然!”小松双眼放光地上前拿过自己的那份,迅速撕开包装袋啃了起来。轻松礼貌的道了声谢,也拿过一份。
  椴松笑眯眯地退进房内,正要拉上门,就看见轻松转过头,目光不同往日的冰冷而恐怖,朝他低声说了一句:“不许用照片做奇怪的事。”
  椴松笑容一僵,连忙点头,怂了大半。

  小松吃东西,特别是好吃的东西很快,一根冰棍三下五除二就啃完了。吃完冰棍,小松舔舔嘴唇,转头盯向还在吃的轻松。
  轻松与小松相反,他小心翼翼的举着还剩下大半的冰棍,舌尖顺着稍稍软化的边缘慢慢舔着,沾着白色的液体顺着舌根滑入喉中。他不时舔舔嘴唇上遗留的奶油,在唇角留下点点水光。因为炎热的高温,冰棍有点融化,乳白色的粘稠物顺着木棍流下,沾上捏着的手指,让这只骨节分明的手多了几分深色的气息。
  小松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盯着轻松的滚动的喉结看了好一会儿了。小松咕噜咽下一口口水,觉得有些热。他移开视线。因为温度较高,再加上刚闹了一通,轻松出了一身的汗,半透明的T恤紧贴在他的皮肤上,勾勒出背部的线条和有些瘦的腰形。轻松的腿比较细,虽然不常运动,但也能看出肌肉的线条,他很少穿短裤,所以腿很白,此时被热的微微透出点粉色,溢出的汗水顺着屈起的双腿缓缓淌入腿间的短裤内。小松不自然的抓抓头发,眼神闪烁。他又舔了舔唇瓣,有点口干舌燥。
  这就是在引人犯罪啊,小松想着,快要忍受不住了呢。
  大概是小松的视线太过炽热,让人想忽视都不能,轻松转头,迟疑了一下,伸手把吃了一半的冰棍递过去,别扭道:“你想吃就咬一口吧,别再用那种目光看我了,很不舒服。”
  小松愣愣地看着眼前正冒着水汽的冰棍,心跳猛地跳了一下。他下意识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舌尖清甜滑腻的口感让他有些流连……刚才,轻松的舌头也舔过这一块……
  “!”小松的脸呼的红了个透。
  这算不算……间接……?
  小松捂住嘴,舌尖滑软的感觉还余存着,他忍不住舔了舔上颚,目光锁住轻松。
  轻松被他幽深的视线看的一悸,下意识缩回了手,“哎,只给你吃一口的,你别……”话还没说完,就见小松突然起身逼近,与他不过一鼻尖的距离。轻松瞪大双眼,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落在了他的唇边,一点一点的啄吻着,最后贴上他的唇,先是温柔的磨压了会儿,然后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
  轻松稍微有点不知所措,身体微僵。一只手覆上了他的眼镜,唇上的动作也随之变得有些粗暴起来。齿关被撬开,一个温柔滑软的东西探了进来,在他的口内肆意游动,卷上他的舌纠缠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轻松终于被放开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颊因为缺氧而红晕一片,眼神迷离,眼尾泛红。手上的的冰棍早不知何时掉到地上去了,轻松看了眼,愣愣的说了一句:“冰棍……”小松低笑,贴着他微热的脸颊说:“没事儿,哥哥会赔小轻一根新的。”
  轻松眨眨眼,理智稍稍回笼,他忍不住白了小松一眼,推了推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你快放开……热死了。”小松听着这句因为气喘而无意带上撒娇尾音的话,喉结明显的滚动了一下。他不但没有放开轻松,反而贴的更近了,脑袋埋在轻松颈侧蹭着,双手用力环紧那细瘦的腰。
  他凑到轻松耳边,轻轻含了一下轻松的耳垂,声音里压着一丝笑意:“我硬.了。”他又朝耳内吹了口热气,满意的看见那只耳朵变得通红。
  轻松绯红着脸瞪他,但因为眼角还未干透的泪痕,这一瞪的气势被大大的削弱,看起来软绵绵的,“对着跟自己一样的脸也能.硬,你还真是个变态。”
  小松不在意的笑,“有什么关系嘛,我们是最亲密的兄弟,理应更亲近才对。所以——做.吗,恩?”
  他特意拖长了尾音,里面透着暧昧不清的意味。
  轻松没有说话,红透的脸扭到一边。
  小松满意一笑,手顺势探进怀中人的衣内。
  “——等下……在这里?……”
  “没事,不会被看见的。乖,让哥哥来就好。”

                                                                    ——the end
  

(感谢友情出演的末子和冰棍|ω・)و ̑̑༉)

【崎林】这么短就没有标题了吧

#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系列#
#文渣实力作死#
#ooc到飞起#

没有粮吃的我要死了qaq
这对cp真的很萌很萌啊qaq
饿的要死了的我只能自割大腿肉,然而并不好吃orz


  花崎是在那个废弃工厂找到小林的。

  小林靠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脸上一贯的面无表情,暗淡的红瞳透着浅浅的孤寂。

  花崎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小林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如同被世界抛弃的小猫一般,迷茫无助,隐隐的透出绝望;渴望着被拯救,又拒绝着他人的靠近。

  可爱,但带着浑身的“刺”。

  “你果然在这里呐,还真是费了我不少力气。”花崎提高音量道,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露出一口仿佛黑人牙膏代言的标志性白牙。

  寂静的工厂内被这一声高喊打破,小林吓了一跳,朝花崎的方向看去,脸上带着些许的惊慌。但他很快就压下了情绪,故作镇定的把脸一偏,冷淡的说:“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回去啊,社(lao)员(po)跑了难道我还不追回来吗?”花崎迈开长腿大垮了几步,准确的停在了距离小林30cm远的地方,“说,为什么又离家出走,嗯?”

  小林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花崎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又深了几分;他的头更低了几分,柔软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让花崎一时看不清他的表情。小林沉默着没有回答,花崎也不急,一脸饶有兴趣的等着。在死寂一般的几秒后,小林才缓缓开了口。

  “那里不是我的家。”他顿了顿,“而且,我也不喜欢他们。”

  “哎——,怎么能这么说?”花崎状似苦恼的伸手点了点额头,蓝色的眼瞳认真的看着小林,唇角一点点勾起,“那里就是小林和我的家啊,我可是一直这么认为的哦~”

  小林抬起头,动了动嘴唇想反驳,但在看到花崎的那一瞬顿住了。那双明亮的蓝瞳里满是坚定与认真,里面的光让他有点不敢直视。小林摩挲着手指上次受伤的地方,上面仿佛还残留着点点刺痛。心里小小的掀起了一点波澜,他眨了眨眼,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见此,花崎的笑容更大了几分,他伸了个懒腰,神采奕奕的道:“好了,别闹脾气了。走,我带你去吃乌冬面,这么晚了你也一定饿了吧,这次可以让你吃个够哦~”说完,他率先往外走去。

  听到“乌冬面”这个词,小林下意识抬起头,目光瞄向花崎慢悠悠的背影。在认真思考了几秒后,小林还是没忍住食物的诱惑,爬起来快步跟上了花崎的身后。

  怎么能这么容易妥协呢?小林有些懊恼。可是,真的好饿啊……所以,这不能怪我,嗯。

  “啊,对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花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叫了一声。小林小小的吓了一跳,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背影。

  “说起来,小林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他们好好相处呢?”花崎侧过脸看跟在身后小林,满脸的好奇,“明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好说话啊,为什么对他们就这么冷淡呢?——啊,虽然他们对你也挺冷淡的。”

  说完,花崎歪了下头,紧接着道:“当然,你不回答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两个……”

  “因为——”小林打断了花崎剩下的话,他停下了脚步,脸上的表情藏在柔软的银发后,声音压的低低的,“因为,花崎是特别的。”

  花崎顿住了步子,愣愣地看着小林,脸上的表情一时无法言语。最后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渐渐的又变成了大笑,几乎笑弯了腰。

  “是这样啊,因为是第一个找到小林的所以是特别的吗?小林真是、太——可爱了啊~”花崎一边笑一边说着,他轻喘着气,声音因为大笑有些发颤。

  小林一脸语塞的看着花崎,不明白他的笑点何在。

  “好了好了,咱们快点走吧,等下天就要黑了。”笑够了后,花崎直起腰,揉了揉脸颊说道。他重新迈开了步伐,只是脚步更轻快了几分。“快点跟上啊小林,别又偷偷跑掉哦!”

  “……啰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小林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而且……”

  而且,才不是像花崎说的那样。

  小林默默看着花崎的背影,细长的眉忍不住皱起。他咬了咬嘴唇,无声的反驳着。

  不是因为是第一个才是特别的,不管是第二个、第三个,还是最后一个都无所谓。只要是花崎,就是特别的;也只有是花崎,才可以是特别的。

  “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小林忍不住动了动嘴唇,无声的说出这句话。

  “啊,对了。”走在前面的花崎突然又开口道,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笑意,“对我来说,小林也是特别的哦。而且啊,是最最最特别的!”

  小林愣了一下。

  最最最特别的……?这种话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出口,花崎、果然是个笨蛋。他这样想着,嘴角却不禁向上弯了几分。

  今天的乌冬面,就少吃一碗、不,半碗吧。

           
              ▕(:3▒▒▒▏【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