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愉

热爱冷cp!!

杂食党,除了对家基本什么粮都能吃!

偶尔也会割点腿肉吃_(√ ζ ε:)_

不怎么会说话ヘ(・_|

恒老师直播记录

他真是太可爱了(躺

檎遥@绝赞赶稿中:

顺序混乱




1、喊了“管好你的,恶党。”


2、身高178,水瓶座,喜欢吃面,经常去陕西西安,山西人。


3、没有安迷修那么爆炸的呆毛——“说不定安迷修和我一样高呢!”


4、猫狗都喜欢,养了一只猫。黑色山东狮子母猫,长毛,名字叫“张嘴”,恒老师叫他嘴嘴,猫会悄悄溜进老师的卧室。


5、住复式(…………………………)。


6、说要背英文骑士宣言。


7、21:21分:等人少了之后去吃鸡,笑声非常好听。


8、去了很多平台搜集安迷修相关资料,没有去lof,谢天谢地。


9、“(安迷修)不是一个内敛型的人不是一个静谧的感觉,或者严肃冷酷,只有对待敌人对待邪恶才会变成这样。在漫画中可以看到,(他)在平常是很跳脱的,小表情,动作,少女跪啦,是一个对女生,对小姐姐特别温柔,但不是很暖的温柔。而是我觉得我很温柔,我觉得我很帅不是一个很冷的人,对女士,对弱小,对邪恶都是有着自己的,不同的态度的——当然了,我也可以帅,对待邪恶的时候,就要打爆你们,敢欺负小姐,敢欺负弱小?对吧。”这里来自 @hesa 老师的记录,我没记下来,手速不够()。


10、信仰是DOTA2,之前被扒出来身份wwww——“我是很服气的。”什么都会玩一下。很久没玩剑三了,是毒哥。玩游戏(RPG)用治疗多。网络游戏相关我就不记了因为听不懂


11、在全职配了罗辑。刀男剧场配过岩融,笑声魔性()。


12、可以反手摸肚脐。体重会让我们嫉妒。


13、不是安泥鳅,是最后的骑士(………………)。


14、“叫我老蛇,你谁呀。”超可爱,超可爱,超可爱。


15、一起住的兄弟声音很像泉哥()。“我在和10万人聊天。”“帮我带点吃的。”“啥吃的?”“零食。饼干面包之类的。”“那叫主食啊。”


16、女孩子的声音是室友的女朋友。


17、“谢谢,多谢多谢O(∩_∩)O。”超可爱。


18、在嚼虾片。


19、“还是关了吧,又不是美食博主。啊但是可以变成美食博主(笑。)”“要顾及到不能接受的人嘛。”


20、本人没有参与社团。


21、“我家猫地位高还是我地位高?当然是我地位高啦!……啊当然如果它能化身成美丽的小姐的话…………


22、人气吃播(……………………)


23、“安迷修也很厉害哟。”


24、口癖好像是“哟”、“呀”、“哦”


25、“我才不信嘞,我让你们写作业你们会去写作业!”开始叮嘱大家写作业。“好,作业没写完的开始写作业!”(严肃)“要一心一意呀。”“于是,一边听一遍写了是吗(笑)也算是去写作业了是吗?”


26、吃东西声音无敌可爱。


27、“虾片!什么鸦片!!!我们要做个正直文明直播间好吗(忍笑)”


28、配过和自己反差最大的角色是非人类角色。


29、逼站喜欢的游戏up——(登录逼站很早喔)看岚少、老E……


30、配过广播剧。正式进入职业前经常配广播剧。


31、“好好复习哟!不要因为国庆中秋双假期懈怠了!美丽的小姐姐会有美丽的成绩。


32、“今天生日呀?生日快乐(笑)。”我,我也想今天过生日


33、骨灰级hp粉。


34、“同事发的用印度的曲子唱绕口令”以下内容我描述不出来了。


35、直播间头像是11年自己画的,加了滤镜。“这也算画吗?(忍笑)”


36、“弓与蛇”来源于杯弓蛇影,弓源自自己的姓。挂在墙上的弓是自己,杯子里的蛇是角色,整个酒是作品。蛇(角色)是不存在的,它是由弓(cv自己)映出来的,但是它给了人感受——想把角色让观众们体会到。让你们感受到角色,但并不存在,只是弓的倒影。


37、“我并不老!我很年轻!!不要逗我啦——我脾气可是很差的哟!!”然后笑了,“装不下去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超凶


38、“你们不困吗!!我们已经聊了很久了!”不困不困鸡儿梆硬“啊不过我自己也是个夜猫子……”会熬夜打游戏。


39、学过口风琴,讲成了口琴。


40、“有关台词不要刷好嘛……”(超温柔)


41、小时候不喜欢青椒和茄子,但是到了北京之后就没有忌口了。帝都,一座神奇的城市。“大家还是不要挑食!不·要·挑·食!


42、喜欢吃苦瓜。(接下来讲的一个做苦瓜的菜谱没记,因为我不爱吃。)开始讲苦瓜的好处。


43、会做饭。


44、“嘉德罗斯?(正经)你是说这个角色,还是他的配音演员——我的好兄弟,dk?”开始吹dk……剩下来的没记上,抱歉啦。  “嘉德罗斯就是一个疯子。”


45、“雷狮呢(笑)——不就是森总吗?老森。”


46、“说来惭愧……我并不会说日语。”


47、“如果说安迷修是正义守序,雷狮是邪恶,那嘉德罗斯就是混乱。我的理解还正确吧?但一定是混乱,不管是混乱中立还是混乱邪恶……


48、配音会口胡。“几乎没有不会口胡的配音演员。”


49、在一课一练第一集里客串过。“很好玩。”


50、“粉丝勋章……——叫苦瓜?别了吧哈哈哈。”“叫虾片啊,可是感觉和我没什么关系。”“恒大——足球队吗?”“蛇皮就算了……怎么说我也是个游戏玩家这个梗我还是知道的。”


“啊,不如我们叫恒星吧!取我名字的‘恒’字,希望你们和恒星一样一直闪着光。可以吗?”“哎呀!有人用了!!!哎呀!!!!”太可爱了!!!!!!!!


51、设置逼站粉丝勋章。“哎呀呀呀呀呀……(小声)最多只能有三个字……嗯嗯呢我们想一个——诶你们还在想呀?(笑)”


52、“诶,读然都已经画了吗?这么快的吗!其实我有时候觉得画得很快很好玩……”去粉了(。)


53、“听我的直播特别像交通频道感情直播交流?——好吧!那我们就交流起来!”


54、舍友回来了。


55、貌似喜欢抹茶口味。


56、不仅看读然老师,经常发安迷修的(coser、画师、迷妹、转发、奶中的、开车的……)“我全——都看过!”“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我上了车,才发现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然后我就下车了!——我看了对我的目的没有帮助,我就去找别的了。”


57、11点下播。


58、“11点去睡觉吧好不好!——当然啦我是不会睡的!”


59、强调骑士宣言去七创社那边看,没有英文版(………………)


60、“‘恶党’我相信会在动画里叫出来的。”


61、被催去喝水啦。


62、“感想……?之前有预料到会是这个样子,但是大家的热情还是超出想象……请大家继续支持凹凸,支持七创社和月声!谢谢大家……”


63、“说起森总!也是很棒的哦。(笑)他对安迷修也是有很深的理解……”


“他看过很多同人啊???!啊是这样吗???!我也看过很多同人啊!(为什么要比较这个)当然我看得可能没他时间长……”


“他还看R18????(笑)他还出现在手书的评论区?他还会开车(爆笑)”


64、看到读然老师的发在微博上的梦。


然后老森才去互动。


现在去看读然老师微博了。(读然老师全场最佳)


65、表达感谢。


66、“你们的消息太多了我都看不到!!!!!”


67、台词:“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谦(jian)…谦卑与正直是我的守则,怜悯与牺牲是我的灵魂,英勇…英勇与牺牲是我的荣耀……”口胡现场。开始道歉。


68、“已经11点了。晚安。”


69、“晚安。”


70、“拜拜!”




附加题:“忘记关直播了!抱歉抱歉!”




END

【原创】织网—1.

—暑假前写的,大纲还在脑子里,重新捋捋打算把这个坑填了
—结局he,大概不虐

.

.

.

  林茜自己三天没有看见她的同桌了。
  
  问老师,老师说是身体不舒服请假,具体怎么也没明说。林茜本不是那么爱管闲事的人,与同桌也没熟到那么个程度,主要是没有了人坐旁边帮忙打掩护给她上课睡觉,也没人给她看数学作业,林茜还真有点不适应。
  
  说起她与这个同桌的关系,还真是有点复杂。说熟吧,两个人又没有好到什么程度,朋友都没交上。可又说不熟呢,同桌又单方面对她挺好的,作业给她抄,睡觉帮她看,没笔了也默默递过来一支。如果不是她俩都是女的,林茜都觉得同桌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就是不太爱跟她说话。林茜就算有心想跟同桌搞好关系,也被同桌冷淡的态度搞的没了心思。同桌没什么表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让林茜摸不着头脑。时间一长,林茜也就习惯了,不再多想为什么,心安理得的享受同桌对她的照顾。她本就是个心大的人。
  
  现如今,同桌已经三天没出现了,林茜再怎么心大也不得不在意了起来。她被同桌给惯坏了,此刻没了同桌真是哪哪都不痛快。林茜心里也觉着有些怪,她想着,那人已经这么能影响自己了?
  
  思来想去,林茜决定还是去看看同桌,就算是为了同桌这一个多学期的付出,她也得在人家生病时关心关心不是?
  
  说干就干,林茜立马趁着课间去了办公室,软磨硬泡了半天才从班主任手上要到一个地址。攥着张小纸条,林茜看了几眼,上面用黑色油墨印着“云冉杉”三个字,后面跟着一串地址,
  
  林茜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砸吧砸吧嘴,寻思着这名字还真好听。不过相比这呆板的印刷字体,林茜更喜欢偶然在云冉杉作业本上看见的她自己写的名字,清丽隽秀,人也如字一般好看,文静秀气,透着一股书香气儿。
  
  这同桌哪儿都好,就是不爱搭理她,虽然也没见过她多理别人。
  
  放学铃一打,林茜就提起书包麻溜走人。出了校门,林茜直奔老师所给的地址。
  
  云冉杉的家离学校不远,坐两站公交车就到了。林茜下了车,琢磨了会儿,又去旁边的小超市买了斤苹果。
  

最近很喜欢这首歌,希望自己也能像丞哥那样勇敢,无所畏惧。

夏天「oscr」

—很ooc,真的,很ooc
—是在一个很热的下午写在作业本上的,热到头脑发昏后的产物,轻微背后注意
—原本是写给姬友的,想了想后决定发来loft除除草
—无脑糖,不知道甜不甜
—幼稚园文笔,凑合看吧(哭泣

  盛夏的阳光总是毒辣的让人难以忍受,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炉炙烤着世界,连空气都扭曲起来。炎热困乏的午后,只有知了还在嘶鸣着。
  松野轻松坐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身上只穿着件薄薄的白T恤和深色短裤,发梢被汗打湿了些许;他没有穿鞋,脚趾在空气中微微蜷缩。旁边的小风扇呼呼的运转着,吹散了几分灼热,带来几丝清凉。
  轻松有些不爽的扯了扯领口,T恤因为汗水黏在了皮肤上,紧贴着的感觉极不舒服,他烦躁的啧了一声,心情忍不住因为恶劣的天气而暴躁起来。咽了口唾沫压下心里的火气,轻松舔了舔嘴唇,感觉有些渴了。
  “我果然最讨厌夏天了。”轻松小声嘟囔了句。
  门哗啦一声被拉开,松野小松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脸上是一贯的略不正经的笑容,“哟,轻松,你在说什么呢?”
  “啊,小松哥哥。”看见这个很不令人省心的长男,轻松心里的烦躁又多了些许,但因为身份的顾忌还是忍住了脾气,没有恶语相向。“我没在说什么。”
  小松挑了挑眉,没再追问,碰的一声拉上门,大大咧咧地走到轻松旁边坐下,假装没有看见身边人的僵硬和挣扎,用力环住他的肩,将大部分体重都压了过去,“轻松怎么一个人躲在外面,不跟兄弟们在一起,嗯?”
  “六个人呆在一个地方,想想都很热很吵吧?”轻松挣了挣肩,眉头紧皱,“还要,麻烦松开你的手,很热,小松哥哥。”
  小松不听,反而拥的更紧了,嘻嘻笑道:“不~嘛~,小轻身上很凉,软软的很好抱哎。而且还有一股香味呢。”说着,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小松故意埋头在轻松颈间嗅来嗅去。
  “不要叫我小轻,听起来好恶心。”轻松一脸要吐的表情,双手用力推着小松的头,“还有,我身上全是汗,哪有什么香味啊!快给我起来啦混蛋!”
  “什么啊,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喂。这是你对待兄长的态度吗?”小松挑眉,咬牙笑着掐了一把轻松的腰。
  “你那是长男的样子吗?!”轻松几欲破功,敏感区被小松掐的他差点没跳起来,腿都软了一半。“赶快给我松手啊混蛋长男!”
  轻松脸黑,暴君本质立显,单手用力一提,就把如同八爪鱼一般黏在身上的小松撕了下来扔到一边。
  小松又一挑眉,也有些火,本着绝不轻易放弃(搞事)的性子又扑了上去,死死压在轻松身上。轻松毫不示弱,腿一蹬踹了过去。什么长幼有序,什么兄弟情义,都找见鬼去吧!
  在两人打成一团不分你我的纠缠在一起时,门又被哗啦一声拉开了,探出一个粉色的身影。
  松野椴松惊讶的看着门口扭成一团的两人,下意识地迅速掏出带有萌系贴纸的手机对准二人咔嚓一声按下快门键。
  轻松听到声响艰难地扭过头,就看见亮光一闪,顿时僵住了身体。
  小松趁机用力一扑把轻松按倒在地上,嘿嘿斜笑着抓住他的双手按在头顶,“怎么样,还敢反抗兄长吗?”
  轻松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屈起腿顶了下身上人的腹部:“快给我起开,混蛋长男……椴松,你在干什么啊?!”
  椴松忙收起手机,露出招牌性的纯良笑容,一脸无辜:“我没干什么哦,轻松哥哥~”
  轻松黑着脸瞪他,满脸不信。
  听到椴松的声音,小松才不情不愿的送开了轻松的手,在轻松郁闷的“又出了一身汗,混蛋……”抱怨声中笑得轻佻而肆意。
  椴松忍不住笑出声,眨眨眼睛道:“很少看见轻松哥这样子呢,真让人惊讶。”
  轻松理理衣衫,皱眉反问:“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在我印象里,轻松哥自国中以后就变得严肃又(假)正经,像个小老头子一样。现在居然和小松哥像小孩子一样打架呢。”
  “……”轻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暗暗为刚才的事懊恼不已,“……天气太热了。”
  小松坐在一旁没有加入对话,而是对椴松手里的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呐,椴松,你手机是什么?”
  “哎呀,差点忘了呢,这是妈妈给我们买的冰棍,小松哥和轻松哥要吃吗?”
  “当然!”小松双眼放光地上前拿过自己的那份,迅速撕开包装袋啃了起来。轻松礼貌的道了声谢,也拿过一份。
  椴松笑眯眯地退进房内,正要拉上门,就看见轻松转过头,目光不同往日的冰冷而恐怖,朝他低声说了一句:“不许用照片做奇怪的事。”
  椴松笑容一僵,连忙点头,怂了大半。

  小松吃东西,特别是好吃的东西很快,一根冰棍三下五除二就啃完了。吃完冰棍,小松舔舔嘴唇,转头盯向还在吃的轻松。
  轻松与小松相反,他小心翼翼的举着还剩下大半的冰棍,舌尖顺着稍稍软化的边缘慢慢舔着,沾着白色的液体顺着舌根滑入喉中。他不时舔舔嘴唇上遗留的奶油,在唇角留下点点水光。因为炎热的高温,冰棍有点融化,乳白色的粘稠物顺着木棍流下,沾上捏着的手指,让这只骨节分明的手多了几分深色的气息。
  小松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盯着轻松的滚动的喉结看了好一会儿了。小松咕噜咽下一口口水,觉得有些热。他移开视线。因为温度较高,再加上刚闹了一通,轻松出了一身的汗,半透明的T恤紧贴在他的皮肤上,勾勒出背部的线条和有些瘦的腰形。轻松的腿比较细,虽然不常运动,但也能看出肌肉的线条,他很少穿短裤,所以腿很白,此时被热的微微透出点粉色,溢出的汗水顺着屈起的双腿缓缓淌入腿间的短裤内。小松不自然的抓抓头发,眼神闪烁。他又舔了舔唇瓣,有点口干舌燥。
  这就是在引人犯罪啊,小松想着,快要忍受不住了呢。
  大概是小松的视线太过炽热,让人想忽视都不能,轻松转头,迟疑了一下,伸手把吃了一半的冰棍递过去,别扭道:“你想吃就咬一口吧,别再用那种目光看我了,很不舒服。”
  小松愣愣地看着眼前正冒着水汽的冰棍,心跳猛地跳了一下。他下意识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舌尖清甜滑腻的口感让他有些流连……刚才,轻松的舌头也舔过这一块……
  “!”小松的脸呼的红了个透。
  这算不算……间接……?
  小松捂住嘴,舌尖滑软的感觉还余存着,他忍不住舔了舔上颚,目光锁住轻松。
  轻松被他幽深的视线看的一悸,下意识缩回了手,“哎,只给你吃一口的,你别……”话还没说完,就见小松突然起身逼近,与他不过一鼻尖的距离。轻松瞪大双眼,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落在了他的唇边,一点一点的啄吻着,最后贴上他的唇,先是温柔的磨压了会儿,然后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
  轻松稍微有点不知所措,身体微僵。一只手覆上了他的眼镜,唇上的动作也随之变得有些粗暴起来。齿关被撬开,一个温柔滑软的东西探了进来,在他的口内肆意游动,卷上他的舌纠缠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轻松终于被放开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颊因为缺氧而红晕一片,眼神迷离,眼尾泛红。手上的的冰棍早不知何时掉到地上去了,轻松看了眼,愣愣的说了一句:“冰棍……”小松低笑,贴着他微热的脸颊说:“没事儿,哥哥会赔小轻一根新的。”
  轻松眨眨眼,理智稍稍回笼,他忍不住白了小松一眼,推了推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你快放开……热死了。”小松听着这句因为气喘而无意带上撒娇尾音的话,喉结明显的滚动了一下。他不但没有放开轻松,反而贴的更近了,脑袋埋在轻松颈侧蹭着,双手用力环紧那细瘦的腰。
  他凑到轻松耳边,轻轻含了一下轻松的耳垂,声音里压着一丝笑意:“我硬.了。”他又朝耳内吹了口热气,满意的看见那只耳朵变得通红。
  轻松绯红着脸瞪他,但因为眼角还未干透的泪痕,这一瞪的气势被大大的削弱,看起来软绵绵的,“对着跟自己一样的脸也能.硬,你还真是个变态。”
  小松不在意的笑,“有什么关系嘛,我们是最亲密的兄弟,理应更亲近才对。所以——做.吗,恩?”
  他特意拖长了尾音,里面透着暧昧不清的意味。
  轻松没有说话,红透的脸扭到一边。
  小松满意一笑,手顺势探进怀中人的衣内。
  “——等下……在这里?……”
  “没事,不会被看见的。乖,让哥哥来就好。”

                                                                    ——the end
  

(感谢友情出演的末子和冰棍|ω・)و ̑̑༉)

【崎林】这么短就没有标题了吧

#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系列#
#文渣实力作死#
#ooc到飞起#

没有粮吃的我要死了qaq
这对cp真的很萌很萌啊qaq
饿的要死了的我只能自割大腿肉,然而并不好吃orz


  花崎是在那个废弃工厂找到小林的。

  小林靠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脸上一贯的面无表情,暗淡的红瞳透着浅浅的孤寂。

  花崎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小林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如同被世界抛弃的小猫一般,迷茫无助,隐隐的透出绝望;渴望着被拯救,又拒绝着他人的靠近。

  可爱,但带着浑身的“刺”。

  “你果然在这里呐,还真是费了我不少力气。”花崎提高音量道,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露出一口仿佛黑人牙膏代言的标志性白牙。

  寂静的工厂内被这一声高喊打破,小林吓了一跳,朝花崎的方向看去,脸上带着些许的惊慌。但他很快就压下了情绪,故作镇定的把脸一偏,冷淡的说:“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回去啊,社(lao)员(po)跑了难道我还不追回来吗?”花崎迈开长腿大垮了几步,准确的停在了距离小林30cm远的地方,“说,为什么又离家出走,嗯?”

  小林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花崎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又深了几分;他的头更低了几分,柔软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让花崎一时看不清他的表情。小林沉默着没有回答,花崎也不急,一脸饶有兴趣的等着。在死寂一般的几秒后,小林才缓缓开了口。

  “那里不是我的家。”他顿了顿,“而且,我也不喜欢他们。”

  “哎——,怎么能这么说?”花崎状似苦恼的伸手点了点额头,蓝色的眼瞳认真的看着小林,唇角一点点勾起,“那里就是小林和我的家啊,我可是一直这么认为的哦~”

  小林抬起头,动了动嘴唇想反驳,但在看到花崎的那一瞬顿住了。那双明亮的蓝瞳里满是坚定与认真,里面的光让他有点不敢直视。小林摩挲着手指上次受伤的地方,上面仿佛还残留着点点刺痛。心里小小的掀起了一点波澜,他眨了眨眼,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见此,花崎的笑容更大了几分,他伸了个懒腰,神采奕奕的道:“好了,别闹脾气了。走,我带你去吃乌冬面,这么晚了你也一定饿了吧,这次可以让你吃个够哦~”说完,他率先往外走去。

  听到“乌冬面”这个词,小林下意识抬起头,目光瞄向花崎慢悠悠的背影。在认真思考了几秒后,小林还是没忍住食物的诱惑,爬起来快步跟上了花崎的身后。

  怎么能这么容易妥协呢?小林有些懊恼。可是,真的好饿啊……所以,这不能怪我,嗯。

  “啊,对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花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叫了一声。小林小小的吓了一跳,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背影。

  “说起来,小林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他们好好相处呢?”花崎侧过脸看跟在身后小林,满脸的好奇,“明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好说话啊,为什么对他们就这么冷淡呢?——啊,虽然他们对你也挺冷淡的。”

  说完,花崎歪了下头,紧接着道:“当然,你不回答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两个……”

  “因为——”小林打断了花崎剩下的话,他停下了脚步,脸上的表情藏在柔软的银发后,声音压的低低的,“因为,花崎是特别的。”

  花崎顿住了步子,愣愣地看着小林,脸上的表情一时无法言语。最后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渐渐的又变成了大笑,几乎笑弯了腰。

  “是这样啊,因为是第一个找到小林的所以是特别的吗?小林真是、太——可爱了啊~”花崎一边笑一边说着,他轻喘着气,声音因为大笑有些发颤。

  小林一脸语塞的看着花崎,不明白他的笑点何在。

  “好了好了,咱们快点走吧,等下天就要黑了。”笑够了后,花崎直起腰,揉了揉脸颊说道。他重新迈开了步伐,只是脚步更轻快了几分。“快点跟上啊小林,别又偷偷跑掉哦!”

  “……啰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小林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而且……”

  而且,才不是像花崎说的那样。

  小林默默看着花崎的背影,细长的眉忍不住皱起。他咬了咬嘴唇,无声的反驳着。

  不是因为是第一个才是特别的,不管是第二个、第三个,还是最后一个都无所谓。只要是花崎,就是特别的;也只有是花崎,才可以是特别的。

  “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小林忍不住动了动嘴唇,无声的说出这句话。

  “啊,对了。”走在前面的花崎突然又开口道,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笑意,“对我来说,小林也是特别的哦。而且啊,是最最最特别的!”

  小林愣了一下。

  最最最特别的……?这种话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出口,花崎、果然是个笨蛋。他这样想着,嘴角却不禁向上弯了几分。

  今天的乌冬面,就少吃一碗、不,半碗吧。

           
              ▕(:3▒▒▒▏【完】